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历史 >
5000年前近百人突然死于非命一种动物的遗骸揭开了死因真相
发布日期:2021-12-19 14:4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2011年的一天,当考古队长吉平回家后,一位技术人员追了过来!喘着气,焦急地说道!

  从起初零星的人骨往下挖掘,越挖就越多!最后总共挖出了97具人骨!而这个堆放人骨的房间仅不到20米!并且部分脸上的表情非常狰狞可怕,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

  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面却堆放了如此多的人类遗骸,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这些人因何在此下葬?是因为当年他们的某些习俗吗?

  哈民古遗址于2010年被专家发现,当时在考古界还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内蒙这处古人类遗址距今5000多年,这也是首次在科尔沁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人类活动遗迹。

  第一次发掘的基础之上,于2011年进行的第二次发掘,而接近尾声时,于一处房址下面挖出了这近百具的人骨。在考古界还是前所未有的!考古专家们都感到非常的诧异!于是纷纷展开了对人骨死因的猜测。

  原来,之前就有在哈民遗址的其他房址下面发现了居室葬的古人类遗骨,所以这处存放97具人骨的房址会不会也是一处居室葬呢?

  所谓“居室葬”就是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类为了表达对同伴的思念与寄托,将他们的遗骸埋葬在居住的房屋四周。

  可是,这个观点一提出,就立马遭到了反对。因为真正的居室葬,死者遗体摆放整齐,附近还有随身埋葬的陶器等物品。而这处堆放了97具骸骨的房址内没有发现任何的随葬品!并且人骨的堆放方式也很不正常,有的地方堆了三层之高,有的地方无一人,死者或仰望或俯卧,姿势各异,明显不符合居室葬的标准。

  既然不是“居室葬”,那会不会是古人类的一种祭祀行为呢?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活人祭祀的现象。那么那可怜的97个原始人会不会是因为祭祀而死呢?

  因为,在古人看来,祭祀是一种非常神圣庄严的仪式,从祭坛的选择设置和祭品的摆放都有着严格的要求!

  该处房址内既没有祭坛也没有祭祀所用的祭品,等于是没有任何的祭祀痕迹。所以也可以大胆地把这个想法排除掉!

  该处房址中的人骸面目狰狞,有的张开嘴似乎在大声呼救,而有的则痛苦挣扎,很明显是非正常死亡状态!专家猜测,这些人骨在死前肯定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2001年在青海的喇家村出土的喇家遗址里,就有许多人骨被发掘出来,最后根据当地的土层土质判断,喇家遗址的先民们死于可怕的洪水和地震!

  据专家探测,哈民遗址四周无山石、沟壑与地震断裂层,并且出土的房址保存都较为完好,说明该处与喇家遗址不同,没有发生严重的地质灾害。

  在哈遗址出土的多处房址都发现了有被火焚烧过的黑土,尤其是这处包含了97人骨的土层,不但有土层的土壤被焚烧,甚至有的遗骸都变成了黑色。他们随身佩戴的玉器表面也呈现出一种被火煅烧后产生的一种白化与钙化现象。

  有人提出这么一种假设,两个部落之间发生斗争,一方战败,于是大量的俘虏们被抓到了这个不足20平米的狭小房间内,然后被胜利一方的部落一把火烧死了。

  还有在我们历史书上学到过的,非常出名的“长平之战”,也提到了坑杀战俘的惨剧。

  1995年,山西省高平市出土了大型的尸骨坑,正是当年被杀害的赵国战俘。里面的人骨身上多见锐器伤痕,要么手脚缺失要么颅骨缺失,身边还有许多的兵器,这就是非常明显的战争坑杀俘虏的遗址。

  而哈民遗址的97具人骨,保存完好,身上无锐器伤痕。人类学家鉴定后,认为这些遗骸与战争的关系不大。

  加上这97位死者中男女比例为1:1,年龄跨度大,小的只有几岁,年长者中有的达到了50多岁。而长平之战遗址的俘虏平均年龄为20-40的男性青壮年。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他们作为俘虏被杀害的可能。

  5000年前,哈的先民们农业生产十分有限,从生产工具来看,当地的先民们不是典型的农耕部落。而随着周边大量动物骨骼的出土,证实了考古专家的猜测!他们过着以狩猎方式为主,农耕为辅的生活!

  这些先民以野生动物为主食,特别是鼠类,其数量占到了所有捕杀猎物的75%!这说明了这里的原始人类以鼠类动物为食物来源,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在短时间内大量死亡了。因为吃老鼠是最容易染上鼠疫的一种行为!

  科尔沁草原的生态环境最为吻合鼠疫的自然源地特点!半干旱草原地带,为种类繁多的啮齿类动物提供了丰富的食物。

  1910年冬,哈尔滨地区就爆发过大规模的鼠疫,甚至席卷了半个中国,造成6万多人死亡。科尔沁草原正处于东北地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该地会爆发鼠疫。

  5000年前的科尔沁地区,这个有着数大部落基本上以狩猎为主。在这处大草原上,鼠类最多也最容易捕获,那么部落成员就长期以鼠类为主食。

  忽然,某一天,一位族人因为吃了染上鼠疫的老鼠而患病,接着很快席卷了整个部落。那时候的人们劳动力低下,也没有什么医疗条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他们的内心是恐慌且无助的!

  最后,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将同伴们的尸体搬运到这座不足20平米的狭小房间内,同时也把染病的族人一同抬入这处房址,然后堵上了黄土,深吸一口气,含泪点燃了这座木屋。

  气息奄奄的患病族人出于本能,不停地哀嚎、挣扎,终究丧生于这熊熊大火之中!

Power by DedeCms